言溆

梅梅梅梅梅梅…水仙水仙水仙…(搬运各种梗

造福社会的140个梗

1.夜晚的书架
2.黄昏的最后一缕阳光
3.落满灰尘的钢琴
4.精灵脱落的翅膀
5.镜子的另一头
6.骷髅旁边的玫瑰
7.第三个选择
8.声音奇怪的摆钟
9.镀金的漂流瓶
10.词典里干枯的花瓣
11.珍珠和宝石
12.手握残剑的骑士
13.亭子和桥
14.异域的舞娘
15.笼中的鸟
16.永无尽头的迷宫
17.残缺的书
18.雪天盛开的花
19.记忆的玻璃球
20.笛子和小提琴
21.只有一把椅子的房间
22.血色双唇的祈祷
23.教堂里破碎的神像
24.街角的面包店
25.异色瞳的黑猫与盲人画家
26.被遗弃的洋娃娃
27.傀儡少年和侍者
28.接到最后任务的杀手
29.金色眼瞳的少年和乌鸦
30.下雨天小黑屋里的歌声
31.妖怪和天使
32.听不见声音的王子
33.路灯下透明的雨伞
34.画展里的画和画家
35.河边的花
36.美食家与厌食症患者
37.恶魔和吸血鬼
38.只有自己能听见的低语
39.沉入海底的戒指
40.手铐和项链
41.乐师和贵族
42.年轻的歌唱家和耳聋的倾听者
43.蓝色的花
44.祈祷者的双手
45.风度翩翩的绅士和不讲理的海盗
46.图书馆的里间
47.大战过后唯一存活下来的战士
48.破旧的宅邸
49.红茶和咖啡
50.森林深处无人居住的小木屋
51.不能见光的少年和女仆
52.变成木偶的少女
53.乌鸦和蜘蛛
54.大火过后存留下的遗物
55.看得见神明的修女
56.雏鸟和黑猫
57.魔术师和骑士
58.沉睡在棺材中的少年
59.许久未见的友人的背叛
60.堕落的王和忠诚的骑士
61.大雪过后被埋没的道路
62.失声的歌手
63.能看见鬼魂的魔术师
64.被囚禁的贵族
65.守护者和猎人
66.贪婪的审判者
67.狐妖和笔仙
68.许愿池里的硬币
69.鸟巢中的信纸
70.沙漠中的花朵
71.茶艺师和咒术师
72.盔甲里的尸体
73.只会在夜晚出现的另一个人格
74.圣诞节的礼物
75.被鬼附身的王
76.杀手和侍者
77.蛋糕师和好心的精灵
78.打不开的门
79.转世后的重逢
80.线和剪刀
81.回荡着歌声的走廊
82.舞会破碎的匕首
83.被诅咒的言灵师
84.哑巴少女和孤儿
85.樱花树下的祷告
86.雨后的彩虹
87.没有目的地的旅行
88.雪中的向日葵
89.离别和永生
90.永远无法结束的下午茶
91.水底的世界
92.午夜盛开的白蔷薇
93.大少爷的报恩
94.执事和女仆
95.酒吧里的少年
96.人类和堕天使
97.高傲的王和贪婪的贵族
98.凯旋归来的骑士
99.夜晚十二点的琴声
100.逃跑的新娘和罪犯
101.占卜师和塔罗牌
102.酒宴上的重逢
103.宿敌的最后一战
104.破裂的十字架
105.夜晚的路灯
106.下雨天的街道
107.不懂理解的骑士和恶趣味的王
108.夹在书本里的枯叶
109.奇怪的转学生
110.昙花盛开的夜晚
111.血泊中的白玫瑰
112.鸟笼
113.静止的时间
114.楼顶的白衣少女
115.毒药外面的糖衣
116.埋在樱花树下的尸体
117.巧克力和马卡龙
118.被困在水晶球里的精灵
119.楼顶的祷告声
120.失忆症患者和恶魔
121.花田里的尸体
122.万圣节的鬼魂
123.沾满鲜血的匕首
124.最后一次的审判
125.末日的狂欢
126.空无一人的演唱会
127.看不见的右眼
128.天空的残月
129.月光下逐渐凋零的玫瑰花
130.记忆的碎片
131.最后一次的请求
132.小偷和战士
133.预知的梦
134.咖啡馆唯一的顾客
135.经过铁路的列车
136.清晨的鸟鸣
137.折翼的天使和妖怪
138.人类遗失的戒指和好心的精灵
139.雨天的雷鸣
140.贪吃的毒蛇和金丝雀

镜中梅【晋梅/水仙魔教】(柒)

男人刚起身,晋磊的拳头却已经呼啸而至,直往他胸口砸去,那男人也立即做出了反应,伸手握住了晋磊的拳头,两人便过起了招。晋磊的拳法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有章有序,再加之出手狠厉力道过人,又有星蕴之力,纵使男人武功极高,也敌不过晋磊,最终腹上被晋磊踹了一脚,整个人就直接被抛出房间,倒在走廊。


刚才贺小梅将门撞烂后,就已经有不少人围观,现在更是引人注目。晋磊缓慢地向还躺在地上的男人走去,右手已经搭上了百胜刀的刀柄。贺小梅见此情形,惊异之余匆忙上前止住晋磊,低声道:“我们得赶快离开这。”


晋磊看了一眼贺小梅,又转头瞪了一眼那醉醺醺的男子,右手环上贺小梅的腰,便闪身从窗户跳下。


安全落地之后,晋磊放开了贺小梅的腰,只抓着他的手腕二话不说就直直地带他往前走,走了好一段时间,贺小梅将折扇塞到腰间,另一只手握住晋磊的手,然后站定身子。


晋磊被强迫停住脚步,转身蹙眉看着贺小梅,只见贺小梅睁大眼睛看着他,眸中一片清明,贺小梅幅度极小地挑眉,又抿了抿唇,换回了原本细柔却稍带低沉的声音,试探性地问道:“磊哥,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啊?”


晋磊看贺小梅一脸愧疚,本紧蹙着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他轻呼了一口气,“我没有生你的气。”


贺小梅眉开眼笑,指着不远的一间珠宝店,道:“那你陪我去看看吧!”

晋磊顺着贺小梅的手看向那间珠宝店,瞬间思绪万千五味杂陈,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声叹息。

“……嗯。”


—杜香楼

离歌笑束发戴冠,身着深红色绸缎长衫,右手拇指捏着一块浅色玉佩,让它贴在手背的四指上,他一改平日颓废随意的形象,眯着眼勾起一个邪笑,正如之前扮成云水漂的样子,只是加上了浪荡风流的感觉,正与一堆女子饮酒谈笑。而柴胡则是一身粗布麻衣,扮作离歌笑的下手跟在他旁边。


忽然,离歌笑瞟到一位青衫女子,那女子长得极为标致,说是沉鱼落雁、倾城倾国也不为过,那女子好像是注意到了离歌笑炙热的目光,向离歌笑媚笑一下便盈盈地向他走来。


离歌笑哼笑一声,大手推开围在他身旁的青楼女子,上前与那青衫女子对视,痞里痞气地说道:“姑娘真是美得不可方物,要不要跟爷…”说着还朝女子挑了挑眉,一副放浪样。柴胡十分惊讶,虽然他搞不懂离歌笑这么做是为什么,但还是选择信任他,只站在一旁不说话。


那女子倒是毫不拘谨地扑到离歌笑怀里,左手轻抚他的胸膛,“小女子自然愿意,请这位爷跟我来。”


说罢,那女子便放开了离歌笑,上前领路,离歌笑趁这空档,收敛起笑容向柴胡道:“老胡,待会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你就冲进来。”


“哎,俺懂。”


听到柴胡的回答后,离歌笑又换回那放浪的邪笑,快步跟上那青衫女子,不一会儿,那女子便推开了一扇木门,领离歌笑进去,离歌笑用命令式的语气对他的“下人”柴胡嘱咐了一句让他在外面候着,就跟着那女子进了房间。


那青衫女子一进房,便关起门来,将离歌笑带到床边,她自己则是顺势坐躺到了床上,左手抓着离歌笑腰带上的衣襟,将他拉低身子,离歌笑则摆出一脸期待的样子。


突然,那女子右手突然多了一把匕首,寒光一闪,那匕首已经往离歌笑的心口上刺去,离歌笑眯眼,右手抬起挡住匕首,匕首尖端只点到离歌笑手背的浅青玉佩,那玉佩便应声而碎。


下一秒,离歌笑左手便抓住那女子握着匕首那只手的手腕,向后掰去,她手中的匕首未落,离歌笑腹上却中了她一脚,离歌笑往后退了几步,扔下手上已经支离破碎的玉佩。


青衫女子趁这时机起身,离歌笑上前与其对战,霎时间拳风呼啸,女子手执匕首与离歌笑对抗,出招狠毒,招招致命,离歌笑都能一一化解。


离歌笑忽然化拳为掌,步步紧逼,而后一掌打到女子的肩上,女子后退两步撞到墙上,此时,门也被粗鲁的撞开,柴胡迅速冲进来协助离歌笑。


那女子对付离歌笑一人本就已经很吃力,现在又来了个武功更好的柴胡,女子自知敌不过,便手一挥,撒出一堆白色的粉末来,离歌笑和柴胡均被逼退,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在面前挥舞,等他们向烟雾中走去时,那女子早已不见了身影。


柴胡看着摇摆的窗扇,脚步往前迈就要追上,离歌笑却用手背抵住了柴胡的胸口,阻止道:“老胡,不用追了,我想我已经知道了,”说着又拍了拍柴胡的肩:“我们走吧,小梅他们应该也回到醉生梦死了。”


—亥时

—醉生梦死

和晋磊从珠宝店回来的贺小梅将他买的珠宝首饰都宝贝地收好后,便拿着医药箱坐在院子里,就着柔和的月光,整理着他药箱里的银针和药罐子。


于是晋磊要去找贺小梅经过后院时,看到的便是他一罐罐药瓶地打开分着看过闻过一遍,又把一些药瓶挑出来。晋磊对药理并不感兴趣,只径直走到贺小梅身旁坐下,双手揽过贺小梅的腰,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晋磊又看了看贺小梅的侧颜,低头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而贺小梅还是在鼓捣着他的药瓶。

晋磊也只继续搂着贺小梅,过了一会儿,晋磊忽然语气带着点醋意,幽幽地说道:“小梅,你好像对离歌笑很不一样。”


贺小梅没理解能晋磊话中的意思,也没看他,眼神中透出几分憧憬,道:“那当然了,歌哥可是我最崇敬的人之一,你永远也想不到歌哥有多聪明。”说罢,贺小梅还兀自地笑了笑,又继续摆弄手中的药瓶。


听到贺小梅这么说,晋磊更是不爽,腾出一只手捏住贺小梅的下巴,将他的脸掰过来正对着自己,眸中尽是威胁的意味,晋磊压低了声音道:“你在你男人面前夸别的男人?”

贺小梅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也忘了反抗,支支吾吾了半天,刚想要解释,却被一声呼唤给打断了。

镜中梅【晋梅/水仙魔教】(陆)

一番闹剧之后,离歌笑硬是拉回了正题,说要看林知州的尸身,林夫人却十分为难,虽说林知州未下葬,但也已经过了五日,是不可开棺的,最终犹豫再三,也还是拒绝了,说怕是林知州死也不宁。


一枝梅无奈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另作打算,而在他们出了正厅刚要离开林府时,又被一个下人拦下了去路,并说是二少爷请他们到偏室一叙。


一枝梅面面相觑,最终离歌笑点了头,他们便又都来到了偏室。

—偏室

几人进门,看到的便是一位缓带轻裘,衣冠楚楚的翩翩公子,他双手置于身后,腰杆笔直地站在房中,那公子见一枝梅和晋磊,便快步迎上,邀他们坐下。


“在下林楚,平日素闻一枝梅侠肝义胆,为民除害,今日一见果真气宇非凡。”林楚拱手抱拳道。


“二少爷言重了,我们一枝梅不过是江湖浪子,乐于助人罢了。”离歌笑见惯了官场的阿谀奉承,自会接话,他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一遍林楚,又道:“二少爷放心,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你们的。”


林楚倒是笑了起来,“我不只是为了与你们见上一面,也是担心你们人手不够,毕竟这凶手能力非凡,就连锦衣卫出动也毫无进展。”


“这个就不劳二少爷费心了,歌哥自有他的方法。”贺小梅朝林楚得意地笑笑。


—醉生梦死

“我们如今见不到林知州的尸首,这对我的判断很不利,”离歌笑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敲着桌子,“但是,林知府的尸体是在青楼发现的,虹影又喜欢在青楼动手,那我们今晚就去一趟青楼。”


燕三娘听到他们要去青楼,有些不悦,但又碍于是任务,只沉了沉脸色,没有说话。


离歌笑瞟了一眼燕三娘,轻笑一声,“这附近知名的青楼有两个,杜香楼和沁花阁,”说着,又将视线转到贺小梅身上,道:“小梅,今晚我们打扮打扮,混进去,我去杜香楼,你去沁化阁,老胡,你跟着小梅,要是他有什么危险,你就出手。”


柴胡刚要应下,晋磊却抬手,吸引了一枝梅的注意力,“我跟着小梅。”


离歌笑耸耸肩,道:“可以啊,那老胡你就跟着我吧,”他眯了眯眼,又对燕三娘说道:“三娘,我要你今夜丑时去林府一趟。只有你能悄无声息地躲过林府的守卫,你进去后,仔细观察林知州尸体上的伤口,回来后告诉小梅,还有,注意看看林府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我知道了。”燕三娘点头应到。

—戌时

—沁花阁

看晋磊一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贺小梅怕他扰了自己的任务,便叫他在阁外等候,晋磊也不执着于此,只叫贺小梅小心行事。


贺小梅没有易容,只是换了身装扮,他换下了平日的灰白色襕衫,脱下了平日冠带的帽子。将头发规整地束了起来,别一枚银色镶玉发冠,身着深紫色金边长衫直裰,银色腰带环绕腰间,佩一块亮青色玉坠,手中的还是那把十二扇骨的白色折扇,俨然一个风流公子。


一入沁花阁,胭脂粉黛与女子特有的香味便扑面而来。跟老鸨打过招呼又给了她银子之后,好几个青楼女子便就迎了上来,见贺小梅面容俊秀,出手阔绰,她们都争抢着贴到贺小梅身上,而贺小梅是第一次来这烟花之地,也不习惯这般与陌生女子贴近,但碍于是任务,只得对她们笑笑,疾步往前走去试图摆脱她们的纠缠。


但这根本不管用,贺小梅在这青楼之中实在抢眼,刚摆脱了几个,随后便又迎上了几个,贺小梅周边几乎腾不出空位来,他左顾右盼,也看不出什么周边有什么异样。贺小梅灵机一动,从怀里拿出一些银两给身边围着他的女子,换上一种沉稳磁性的声音,道:“你们去找别的客人吧,我只找你们阁中的头牌。”


贺小梅暗暗埋怨自己方才忘了让老鸨叫出她们阁的头牌,碍了不少事,低头抬手用宽袖半掩面,佯装咳了咳,匆匆往回走。


只走到一半,一个蓝衣女子便直接扑了上来,将贺小梅一把抱住,贺小梅惊愕,他从未遇到过如此情形,一时不知如何动作。


那蓝衣女子却一面陪笑一面说着,贺小梅手足无措,刚要出声拒绝,就被那女子硬拉进了旁边的房中。进入房后,蓝衣女子才松开了他,转身要倒茶,只是她一转身,便看到了坐在桌旁一身黑绸缎纹银边的男子。


那男子从贺小梅和蓝衣女子进来就一直看着他们。他脸颊熏红,眼神迷离,一看便知是醉酒,但他的视线一落在那蓝衣女子身上,便又好似清明了起来。他兀的起身,朝贺小梅看去,眼眶微红,怒目圆瞪,贺小梅还没弄清楚情况,男人的拳头便已呼啸而至。


贺小梅侧身躲过,拳风呼在他的脸边,风劲之狂可见其力气之大。贺小梅抬手推开他横在自己脸边的手臂,另一只握着折扇的手成拳挥向男人的胸口,男人却纹丝不动,攻击倒是更迅猛了起来。


贺小梅自知近战不如人,又知其力大无穷,只得躲闪或是格挡,贺小梅便趁这躲闪的时机道:“这位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那男子却毫不理睬,攻击依旧迅猛,贺小梅用扇骨抵挡,抵了一拳,一掌却拍到了贺小梅的右肩上,贺小梅被强劲的力道逼退,往后踉跄几步便拉远了与他距离,贺小梅身形刚稳,左手一挥飞出了几枚沾上麻醉的银针,男人闻破风声,迅速转身躲过,银针便钉在了他身后的柱子上。


男人虽然醉酒,但武功力道丝毫不减,他见与贺小梅拉开了距离,便往前跑两步腾空向贺小梅踢出一脚,贺小梅一惊,纯白纸扇倏地打开,而男人的一脚便踢到了扇纸之下的扇骨上,贺小梅根本挡不住这力道,扇子直接拍到他的胸口,贺小梅胸口遭受重击,身体直往后飞去,撞毁了身后的扇门。


贺小梅单手支撑起上半身,另一手捂住胸口,见男人慢慢地向自己走来,贺小梅连忙忍痛站起身,左手握上飞镖,铁轮转动,贺小梅刚要出手,一抹深蓝色的身影便破窗而入,飞身一脚踢在那黑衣男子身后,贺小梅见男人向自己这边扑来,便侧身闪过,快步走到晋磊身边。

镜中梅【晋梅/水仙魔教】(伍)

—后屋

晋磊直接随贺小梅进了换装的房间,本以为要等上许久,没想到贺小梅拿过挂在架子上的平常服装,再从屏风后走过,出来时贺小梅便已卸好了装,换回了那身白色的襕衫,平常戴的冠带也已戴好,灰色的围巾搭在脖子上,围巾过长而垂到他的腰间,俨然一副玉面书生的样子,贺小梅随手将花衫挂上另一扇屏风上。

晋磊是听说过千面戏子的换装能力的,只不过没料到会如此迅速,晋磊轻咳了一声缓过神来,他走到贺小梅面前站好,却忽然听见了窗边翅膀拍打的声音,转头便看到了一只白色的鸽子停在窗口。

贺小梅走过去抱起鸽子,把它脚上绑着的信拿下。晋磊看见他从鸽子身上拿信便又回想起了之前的事,心中不悦,没好气道:“不会又是你师父有事吧?”

贺小梅只自顾自地打开信纸,扫视了一遍后,眉头微蹙,露出了一丝担心的神色,闻晋磊有些不耐,便解释道 :“不是,是歌哥叫我回醉生梦死,应该是有什么事,我得赶快回去。”

贺小梅说完,将信纸往怀里一塞,便迈步向外走去,只不过刚迈出一步,就被晋磊抓住了手,然后贺小梅便被手上的力道往后带了回去,贺小梅整个人直接撞到了晋磊的身上,他有些疑惑,转身看着晋磊。

“不是‘我’,是‘我们’。”

“啊?我们?”

“我跟你一起去。”

“跟我去?你不是堂主吗,怎么能跟着我,虽然…”贺小梅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又换言道“我们一枝梅虽然基地在醉生梦死,但实则是四海为家,你如今身为清越堂的堂主,怎么能放下清越堂不管?”

晋磊知道贺小梅的忧虑,但他却毫无顾忌,就连语气中都带上了几分随意,道:“我让飞鹰接手就是。”

“可是…”贺小梅正欲接话,就被贴过来的晋磊吻住了唇,不过晋磊也知道贺小梅现在有些着急,只是轻柔地描摹着他的唇形,浅尝即止。晋磊看着有些发愣的贺小梅,低声道:“如今,你最重要。”

—醉生梦死

驾马约莫一个多时辰,晋磊和贺小梅才到了醉生梦死,两人下马,看到的是焦急等待的三人。

看到贺小梅归来,早就耐不住性子的柴胡连忙走到他身边,用粗犷的声音道:“娘娘腔,你这可终于回来了,”视线一瞥,一抹深蓝色的身形入目,柴胡便上上下下地打量起晋磊来,见晋磊是与贺小梅一路的,便问贺小梅道:“娘娘腔,你这带回来的是什么人啊?”

听到柴胡对贺小梅的称呼,晋磊有些恼怒,但看贺小梅也并不介意,只得强压下心中的不适,冷眼看着柴胡。

见离歌笑和燕三娘也疑惑地看着自己,贺小梅分别将对方介绍了一遍,等贺小梅介绍完又一番客套之后,离歌笑才看向贺小梅,正色道:“小梅,我叫你回来是因为有人向一枝梅求助。”

听到离歌笑的话,一枝梅都严肃了起来,看向离歌笑,离歌笑继续道:“这次求助我们的是林知州之妻方氏。林知州的尸体三日前在杜香楼被发现,死因是被凶手用刀割下了心脏。”

“不报官,找你们?”晋磊有些诧异,知州是六品官员,那他的死应该是极为轰动的,更何况是在青楼发现的尸体,就算林知州的家属不报官,也自会有官员严查才是。

“就是因为报了官,官也抓不出人,才叫我们一枝梅帮忙的。”离歌笑耸肩,这些官员的办事能力离歌笑自然深知,听说锦衣卫都下拨了一批人手帮忙也未能将凶手捉拿归案。

“歌笑,知州还去青楼?他不是有妻有妾吗。”燕三娘的重点却在林知州去杜香楼寻欢之上,一个有妻妾的官员竟还如此浪荡。

“很多官员都是这样的。”离歌笑早已习以为常,之前他还是锦衣卫同知的时候便抓过不少这样的官员,官阶也高低不等,“重点是这样的杀人手法,很是奇怪。”

“老离,俺听说江湖上专杀负心汉的,叫啥虹影的,不就是用的这种手法吗。”柴胡回想起今早出门给柴嫣买礼物时听到的传言。虹影是前些日子才树名的,据说专杀花心男子和负心汉,喜在青楼动手,而这个名字也只是百姓给她的称号,因她杀人迅猛以及离开迅速而得名。

“歌哥,那你觉得会是这个虹影下的手吗?”贺小梅习惯性地问道。

离歌笑依旧双手环胸,垂眸思考,听见贺小梅问他,便回答道:“说不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得去一趟林府,林夫人的侍从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说着,离歌笑扬了扬下巴示意众人向角落看去,几人转身,入目的便是倚靠在角落闭着眼憩止的侍从。

—林府

林府本是亭台楼阁、风景如画,如今却是白绫飞舞,气氛沉重而压抑。一枝梅和晋磊进入正厅,林夫人便忙从座位上起身,脸色因多日未休息好而显得十分憔悴,眼睛也很红肿,应该是哭了很久。

见林夫人起身,燕三娘便迅速走到她身边又扶她坐下,一枝梅与林夫人打了个招呼后,离歌笑先道:“林夫人,放心,我们一枝梅一定会帮你们找出杀害知州大人的凶手的。”离歌笑一言,一枝梅其他三人便附和起离歌笑,也安慰了林夫人一番。

离歌笑刚要询问林知州的尸首如今在何处,便被刚闯入的男人打断了,来人一身绫罗绸缎,右手执扇,腰前佩玉,一看便知是个富家公子。“娘,这就是一枝梅?”说着,他还绕着几人走了一圈,语气轻挑,“也不怎么样吗,怎么好像还多了一个。”

“俺看你是…”柴胡脾气本就暴躁些,听到林莫挑衅似的语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说着便要上前动手,只是被站在柴胡身边的贺小梅拉住了。

“莫儿,不得无礼。”林夫人严肃道,但声音中还带着疲惫。林莫也不理睬,继续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燕三娘见他这样,倒是为林夫人不平起来,便气势汹汹地走到林莫面前瞪着他道:“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没有礼貌。”

林莫这才注意到燕三娘,近距离的观察起燕三娘来。明眸皓齿,肤如凝脂,乌发束起,一身红衣,腰间被黑色腰带束紧,纵有琼姿花貌却英姿飒爽,颇有江湖侠士的风貌。林莫瞬间便对燕三娘来了兴趣,将折扇抵到燕三娘的下巴,带着邪笑,语气轻浮道:“这个美人儿倒是有趣。”

燕三娘哪受得了这调戏,刚要出手,离歌笑就已经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带往自己身后,离歌笑上前一步便整个人都挡在燕三娘面前,眼神中带有一丝凌厉,道:“林少爷,抱歉了,但还是谢谢你对我的娘子有这么高的评价。”

虽然三娘一点也不像娘子。离歌笑如是想到。

18种性取向

1.Homosexuality,同性恋者
是相同性别之间的个体产生爱慕、情感、性吸引及性行为吸引的现象。同性恋行为或称同性恋生活模式。基于同性吸引,从而选择这种包括同性之间的情感依赖及性行为的生活模式。爱慕的对象为同类
2.Heterosexuality,异性恋者
是指只会对异性产生性欲与爱情的人,区别于同性恋和双性恋,具有异性恋性取向的成员只对与自己性别不同的个体产生性欲与爱慕,同时区别于对两性均有感觉的双性恋。爱慕的对象为异性
3.Bisexuality,双性恋者
区别于同性恋和双性恋,具有异性恋性取向的成员只对与自己性别不同的个体产生性欲与爱慕,同时区别于对两性均有感觉的双性恋。
4.Demisexuality,半性恋者
只对特定的人产生性趣 (不管对方的身心性别).必须依靠极强的情感上的维系,才能得到性唤起
5.Androsexuality,男性恋者
只对男性特质感性趣,男性恋和同性恋以及异性恋的差异在于不依赖性别认同和先天性别, 只是对男性的特质感性趣. 男性恋者爱上人就特别爷们, 不会喜欢伪娘或者变装皇后这类生物的.
6.Gynosexuality / Gynesexuality,女性恋者
只对女性特质感性趣,和男性恋爱一样, 女性恋也和同性恋以及异性恋的差异在于不依赖性别认同和先天性别, 只是对女性的特质感性趣, 并不计较对方是否先天性别为女性 (也不在乎自身的心理性别为男性/女性), 只要对方特别有女人味. 当然, 一名女性恋者是不会对女汉子感性趣的.
7.Ambisexuality,兼性恋
对同时展现出男性和女性特质的人 (尤其是双性人) 产生性趣.
8.Asexual,无性恋者
  
无性恋者指的是那些“无法感知性吸引力的人”。是指一些不具有性倾向或者宣称自己没有性倾向的人,即不会对男性或女性任一性别表现出性倾向,即缺乏性驱力。无性恋者一般只会在精神上或审美上被吸引,但别人无法对他们产生性吸引。因此一些无性恋者可以和别人维持除性以外的亲密关系。
  
9.Aromanic,无爱者
  
无爱者指的是那些“极少能感受到或无法感受到他人浪漫吸引力的人”无爱者并不缺乏与人的情感交流,只是没有产生浪漫情节去发展一段恋情的本能需要。无爱者也仅仅会在心理移情作用的支持下产生对爱情的需要,但是这种需要通常以柏拉图的方式呈现出来。无爱者和无性恋者一样,通常是“天生的而非个人选择”。
  
10.Graysexual
  
graysexual指的是“介于无性恋和有性恋间的一种微妙性向”。定义为“游走在性和无性之间的某种倾向”。被定义为是graysexual的人可能是直是弯,也有可能是除这两者以外的其他性倾向。
  
11.Demisexual
  
Demisexual是指“只会在同某人建立起足够深厚的感情后、才能对其产生性欲望的人”。这种感情的本质有可能是或者不是浪漫情节。
  
12.Demiromantic
  
同demisexual类似,Demiromantic指那些“只有同某人产生足够深厚的感情后,才会产生爱慕情绪的人”。
  
13.Lithromantic
  
指的是“对某人产生爱恋,却不希望获得情感回应的人(这类人的恋爱情节可能会因对方的情感回应而消失)。因此,他们有的可以接受恋爱关系,有的则不能”。
  
14. Pansexual,泛性恋者
  
泛性恋指对任何性别皆可能产生身体吸引或爱慕情绪的人。泛性恋者完全不在乎对方的性别 (包括生理/心理性别), 也就是说, 无论纯男性/纯女性/双性人/变性人等, 他们都会喜欢 (同时也不在意对方的性取向).
  
15.Polysexual
  
跟泛性恋类似,多性恋(Polysexual)指的是“能被多种性别(但并不是所有性别)的人吸引、从而产生爱慕情绪或者性欲望的人”。
 
16.Panromantic,曲性恋
  
Panromatic是指对任何性别皆可能产生爱慕情绪,但不会产生性欲望的人。
  
17.Skoliosexual
  
skoliosexual的定义是“只被那些超越两性性别(男女)或者性别模糊的人群所吸引的人”。
  
18.Queerplatonic Relationships
  
这种关系本质上并不是恋爱关系,而是一种比一般友情更加深厚和强烈的亲密关系。
“Zucchini”这个词是处在Queerplatonic Relationship中的两人用以互相称呼,以示亲密。比如说,“他是我的Zucchini”

西幻

1.来自北方身负重剑的年轻剑士有着和冰雪同色的凌厉眼眸。
2.侏儒随手做成的铁皮小人在瓦砾土地上快速前行。
3.无论在贵族酒宴还是残酷的战场上同样都大出风头的持剑淑女。
4.白鹿般掠过草地的身影比阳光颜色更浅淡的金发下是属于精灵的尖耳。
5.魔法师小姐随手一扬胡桃色长发用脚尖勾勒出火的魔法阵。
6.揽住血族肩膀的天使展开双翼遮住了劈头泻下的阳光。
7.龙背上的红衣少女裙裾被冷风高高扬起手持马灯将天穹晃得雪亮。
8.任务失败的佣兵随手把路人施舍的铜板扔进了护城河。
9.偶遇的小姑娘巨大的魔法帽上蜿蜒着世界树的金黄树藤。
10.魔王和偶然掉进他杯子里的Elf不得不说的故事。
11.人类皇族掌权人和最大叛乱实力头目的百年厮杀,不死不休。
12.黑发黑眼的东方少年脚踏木屐吟唱着无人能懂的歌谣。
13.人鱼的竖琴在海底发出比金子更为纯粹的回响。
14.皇家骑士的澄净瞳孔久久印出女王威严恬静的面容。
15.占星师能解开错综复杂的星象却始终无法看懂的是——命运。

1.与恶魔的红黑轮盘赌
2.龙收藏的眼睛宝石
3.求得精灵头发作为法杖内芯
4.在人类世界迷失方向的精灵
5.亵渎神坛_我除了想撕碎你禁欲的黑袍以外别无忏悔之意,牧师先生
6.松鼠先生的松果交易
7.无法停歇的红舞鞋_请砍下我的双脚,屠夫先生。
8.蹩脚的魔术师和真正的巫师
9.魔法师与他的路痴知更鸟
10.天启四骑士,饥荒_我知道你灵魂的饥渴,不,你已没有灵魂


1.天启四骑士。瘟疫_我在你的身上种下病痛_Adair·B
2.巨龙自甘为屠龙骑士而囚。
3.法师为病重女孩的秘密烟火晚会
4.伤兵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于秘密花园
5.天使口中不可泄露的天机
6.冒险家与魔法小店的讨价还价
7.货郎先生与他手中带着魔力的横笛。
8.无法化为吸血鬼的受伤蝙蝠
9.隐形墨水的羽毛笔
10.奇怪的书签收集癖
11.缓慢转动的风车磨坊以及那头年迈的毛驴
12.吃猫的鼠
13.乌龟壳制的七弦琴
14.旅馆的神秘住客
15.与男人对饮的豪爽女骑士

1.刺猬的尖刺开满鲜花
2.麋鹿&迷路
3.秋天_死神镰刀下的丰收。
4.妄想永葆青春的人儿喝下独角兽银白的血液_可惜你贪婪灌下了致命的水银。该死的黑市假货?
5.目睹过沧海桑田繁华消逝的天使默默叹息。
6.在燕尾服中局促的大型肉食兽人
7.同一块檀木制成的两根法杖。
_宿命还是宿敌?
8.尚无法控制魔法脉冲的小巫师躲在爸爸宽大的长袍里。
9.驾驭飞艇收集雷电的云中海盗。
_上好的闪电能源,50金币,谢绝讲价。
10.因为贪心而在扫帚铭刻了过多风系符文的魔法学徒。
11.“她的眼睛真是迷人。”
_该死,我在想什么,她已经嫁给了上帝。
12.天使迷路。
13.炼金术士的质量守恒定律。
_重生和再生都需要付出代价。
14.人鱼嘹亮歌喉下的指南针四处偏转
15.优秀的魔法少年在学校中费力演算。
_“xxx先生,飞行A,数学……F”
16.秘密学习魔法的学徒在教会学校中隐藏身份。
17.没人控制的拖把在玻璃上留下水渍,偷懒的年轻巫师目瞪口呆。
_都是魔法的错。
18.沉船前最后一次海盗狂欢。
_“一杯麦酒呦嗬嗬诶!两具尸体呦嗬嗬诶……”
19.独腿船长和他肩头聒噪的鹦鹉。
20.“抱歉女士,女人会给海盗船带来噩运……”
“让开!我是你的船长。”

1.掉入坩埚的不明生物和魔法师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2.偷走巫师飞天扫帚的巨龙。
3.魔法小店的两个巫师和一个卷轴。
4.凭空消失的信件和拦截巫师密函的人鱼__猫头鹰也是不错的下午茶甜点。
5.花间精灵的窃窃私语消遣了漫长冬日的死寂。
6. 在低空滑翔的巨龙和巫师小姐撞个满怀
__桃花运还是血光之灾?
7. 巨大的,守护着云端花园的龙。喜欢收藏花草植物,会在午后盘绕整个浮岛入睡 头上总是长蘑菇,花间精灵在耳边聒噪。
最后悔的是一次解手淹了珍贵品种的温室。最后怕的是一次空中飞船撞上了浮岛,
8. 痴迷于齿轮轴承的炼金术士,魔法与科学的交融是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劣势。
正在绘制星图却意外发现了那个拖着长长礼服后摆的彗星女士。
9. 火系法师,性格大气内敛。只有魔法棒上的凤凰尾羽听过你的全部心事。
10. 不大不小的一个山神,因为头上长草总是打结而郁闷。看惯了生命来去,总是想出手相救却奈何不了自然法则
11. 亡灵在天国入口拔掉你的一根羽毛,亡者复活,天使现形。沉重的翅膀因为魔法流逝而坠着肩膀,没有任何一个兄弟理会自己的呼唤__ 他们只听从天父指令,一位可怜的坠落天使终将自生自灭。
但恶魔的盘羊角可不这么想。他为你找回翅膀重新翱翔,你为他变换黑羽背离天堂。
12. 橘黄色的向日葵花精,讨厌花间精灵坐在自己本体的脸上吃零食说闲话。暗恋阿波罗
__的骏马
会在天亮时猛地从西方回头,突然有一天……你发现自己落枕了。
13. 一个可以看到幽灵的画家,有着小雀斑,在疯人院的树荫下安静描绘光怪陆离的世界。那个要大头贴的无头骑士真是没脑子……
14.枯死的老树和知更鸟的悲鸣。
15.吸血鬼的旧棺材里躺着的女孩怀抱圣经
__你看到她唇角的獠牙了吗?

大概还是西方的三十题

1.不懂贵族礼节的公主陛下与毫无办法的骑士先生
2.被鲜血沾染上的十字架
3.命运截然相反的双子
4.飘向远方的漂流瓶
5.地下室里的暧昧声音
6.好心肠的魔女小姐与腹黑的人类先生
7.莲花池中的锦鲤妖精
8.倒转的沙漏与逆流的时间
9.性感的异域舞娘
10.少女骑士与狂傲不驯的王
11.樱花树下的祈祷
12.在时间之外的船长先生与离家出走的贵族小姐的偶遇
13.被肢解的尸体与恋尸癖
14.荆棘中开放出的花朵
15.豢养笼中的金丝雀与毒蛇
16.长枪与盾
17.暴风雨中沉没的船只
18.镜中世界
19.喜欢调戏妹妹的恶趣味兄长
20.早已知晓结局的自我欺骗
21.年老的贵族小姐临终前的愿望
22.初出茅庐的少年猎人与单纯的精灵小姐
23.同一个身体内的两个灵魂
24.身体虚弱的姐姐与活泼的弟弟
25.注定错过的二人
26.平安签上的告白
27.午夜时分的奇妙探险
28.傲娇的大小姐与直率的管家
29.被架空的傀儡王者
30.阴差阳错的塔罗牌占卜

忠犬三十题

01.早早准备好的营养早餐
02.抱在怀里,帮你套上袜子
03.被吻干的泪痕
04.需要的时候迅速抵达身边
05.仅仅是十指相扣都能兴奋的像中了乐透一样
06.塞得满满的都是他的硬盘
07.特殊的消息提示音
08.眼巴巴町着单独分组期待头像亮起来
09.新邮件,情书,不是你的,删了吧
10.为了你的电话一秒退出游戏,从此背上“猪一样队友"的名声
11现充也要陪你谈恋爱
12.脱口而出的敬语
13.“停电了,超级无聊。"把我当电视吧,你可以换台。”(情话绵绵)
14.突如其来的票瓢泼大雨语立刻脱下、盖在你头上的风衣
15.下意识在你点烟时伸出手挡风
16.一同长跑后递给气喘吁吁的你一瓶苏打水
17.持股上的纹身
18.“如果人类有尾巴的话一一说起来真不好意思,只要和你在一起我肯定会止不住的摇起

19.质朴的脚踏车与陪他搂紧的后背
20.“男儿膝下有黄金,”"为了你我可以爽快跪下。"扑通
21.抬起足跟吻上脚趾于甲尖,献与你
22.抽血时蒙上你的双眼
23.带你去吃泡芙,看着你舔去手指上的奶油时不小心流出的鼻血
24.“从決定陪在你身边的那一刻起,拒绝这字就从我的字典里根除了。
25.家里出现害虫时下意识的反应
26.跑去你常听的电台,点你喜欢的歌
27.怎样否认我都好,但请唯独不要怀疑我的心意啊
28.小心翼翼将梳齿从恋人发根一顺而下
29.轻轻护上恋人枕在自己心口的脑袋
30.汪

另一个五十题

1.富可敌国的小偷和一无所有的公主
2.池塘里的人鱼
3.锈迹斑斑的火枪
4.爬满荆棘的石塔
5.亡国骑士
6.午夜开出的火车
7.骑士与睡美人
8.公主和妓女
9.兔子公仔
10.驼色的天空
11.失去了鞋子的墨丘利
12.水仙花
13.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的老船长
14.聋子画家和瞎子音乐家
15.看不见切摸得到的恋人
16.“对方正在输入”
17.樱花树下的白衬衫
18.画不完的画
19.进的去出不来的被炉
20.失联的情报员
21.语言不通的外国人
22.零时三刻下班的爱人
23.染血的白西装
24.跪在神像前的杀人犯
25.游吟诗人和年轻的女巫
26.神庙中的金狗
27.索要王权的亡国公主
28.黄金罗盘
29.不断生长的迷宫
30.空白的试卷
31.无期徒刑
32.打着黄色雨伞的小女孩
33.盖在身上的国旗
34.出生日期相同的两人
35.华丽的单片眼镜
36.骑士爱情
37.出征前的吻别
38.外婆故事里的宝藏
39.女巫的吻
40.懒散的大学生和腹黑的教授
41.淋雨奔跑时的车笛声
42.与狼人的月下相会
43.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牧师
44.雌伏在脚边的宿敌
45.伏特加和热腾腾的土豆炖肉
46.被攻击的学校
47.为她穿好军装
48.婚礼上同时出现的红嫁衣和白婚纱
49.一去不复返的兄弟姐妹
50.独自度过的双十一

一百题整理

(可能与之前的梗有重复)

1.午夜盛开的白蔷薇与红玫瑰
2.无尽迷宫
3.深海之中的都城
4.琉璃色的城堡
5.被俘获的战俘与至高无上的王
6.昔日霸主
7.记忆的空白期
8.没有刺进胸膛的匕首
9.濒死人鱼的悲伤挽歌
10.教堂阴暗角落的谜之音
11.被判定死亡之人的回归
12.夹在书页里的干枯樱花
13.船长室里的低声忏悔
14.神庙里的祈祷
15.人鱼和人类
16.黄金苹果
17.双向暗恋
18.暗夜下的追捕
19.刀剑下绽放的玫瑰
20.永远不结束的舞会
21.折断的长剑
22.最终的守护
23.刻意放水的暗杀
24.小心翼翼吟诵着的古老歌谣
25.枯萎的矢车菊
26.教堂塔顶上飞翔的白鸽
27.错乱空间
28.改写记忆
29.放纵沉沦的夜晚
30.钟楼之上
31.无结果的对峙
32.骑士信仰
33.罂粟与百合
34.熄灭的火焰
35.颓废的王者
36.腐朽王座
37.牧羊人的长笛
38.无人拜访的神庙
39.沾染血色的樱花
40.被打乱的记忆
41.落魄贵族和牧羊女
42.魔女狩猎
43.隐秘的私下交易
44.虚幻梦境
45.森林里的秘密小径
46.糟糕透顶的约会
47.沏茶与品茶
48.王者回归
49.脾气暴躁的海盗头子
50.凯旋的骑士战歌
51.迟到的远方来信
52.执着的追寻
53.桥之彼岸
54.常青藤与花
55.雕刻与乐章
56.烟火盛会
57.长头发的巫女吟诵着的咒语
58.插在发间的石榴花
59.被操纵的棋局
60.夏日落萤
61.扔向远方的漂流瓶
62.第一次狩猎的猎人和默契不足的助手
63.折断的树枝第二年冒出的新芽
64.永远的雏菊花
65.被钢盔铁甲所替代的公主长裙
66.魔法书上被撕掉的某页纸张
67.水晶球里预示的未来
68.失败的魔法意外的结果
69.不曾察觉的背叛
70.迂回盘旋的长廊
71.玫瑰花圃中的少年
72.没有结束时间的下午茶
73.跨越不同时空的联系
74.少女旋转的舞步
75.人鱼的魅惑之音
76.隐藏在花中的纤弱精灵
77.盔甲上的斑斑血迹
78.羊皮地图蕴含的秘密
79.停止呼吸的骑士手中的玫瑰
80.遗失的十字架吊坠
81.每天刷新的记忆
82.绝望的最终祈祷
83.祭坛之上的肮脏罪孽
84.祈愿的千纸鹤
85.来自死神的邀请函
86.不断吟诵着的圣经无法改变的战局
87.空荡楼阁中的亡灵哀嚎
88.女巫传诵的亡灵之歌
89.相互交缠的梦境与现实
90.最后一位王族的寂寥落寞
91.无法摆脱的诅咒
92.被处置前的呢喃
93.强行分离的双子的重逢
94.阴森古怪小屋里的居住者
95.和迷路的远方旅人的偶遇
96.时光的不断回溯
97.古朴的指环
98.注定得不到回应的来信
99.向日葵的离歌
100.背叛信仰的暗黑骑士